书中的故事(完)   

    血色残阳下,景乔被人粗暴的往监狱拖去。

    

    路上不断有人驻足观望,还有人嬉笑着围靠在一起看热闹。

    景乔的鞋子掉落,尖锐的石子路很快划伤了她的脚,血迹滴在了石头上。

    

    血莺花开的炫耀,风吹过时花香扑鼻,掩盖了这隐约的血腥气,一片花瓣掉落在景乔披散的头发上,她呆滞的睁大眼睛,视线直直的盯着一个方向看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层层叠叠的血莺花摇曳着,有人影隐现。

    

    随着他话音的落下,地上遗落的鞋被一只修长的手捡起。

    在周围人的抽气声下,景琰蹲下身子握住了景乔的脚,微凉的指尖触碰到她发烫的伤口上,景乔开始剧烈挣扎,喉咙中发出呜咽的声音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乔乔,你要乖一点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对比景乔的愤怒,景琰却依旧是那副风轻云淡的温润模样。

    他捏着景乔的脚温柔的帮她将鞋子穿好后,叹息着直起身子,对架着景乔的军人吩咐道: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唔唔景……琰!”

    

    景乔挣扎的更加厉害了,这是她从小到大以来第一次那么大胆,她挣扎开钳制她的人扑到景琰身前,景乔抓住他的手臂,张开口似乎想说什么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不、不可以……”她很想说出一句完整的话,但她的喉咙疼的厉害,发出的每一个音节破碎又疼痛,眼泪一点点掉落,此时她只能拼命的摇着头,用满是泪水的眼眸看向景琰。

    

    她没有杀人,她真的什么也没有做。

    

    明明真正的凶手就在眼前,可他是她的哥哥,却残忍的要推她出来顶罪!   

    “是你,是、是你!”

    似乎是读懂了她话中的意思,景琰身子微顿,垂眸望了眼自己被她紧抓着的手臂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他像是听到了什么荒谬的话般,眼睫微抬,用幽暗的黑眸看向她,轻声道:“乔乔,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?”

    

    景乔身子微颤,加大力度去抓他的胳膊。

    

    又有一阵微风吹过,脆弱的血莺花花瓣在空中四散。

    

    景琰看了景乔半响,接着他抬手缓缓抚过她的脸颊,轻轻帮她把头上的花瓣拂落后,磁性柔和的声音一点点在风中飘散——   

    “将公主殿下打入重型监狱Z区0门,不允许任何人靠近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不——   

    景乔睁大了双眸,她微张着嘴巴还想再说些什么,却看到景琰正平静的望着她。

    一股寒意从脚底往上蹿入,景乔所有的话都被堵在口中,她眼睁睁看着景琰柔和的握住她的手腕再一点点掰开,身后的人架着她越走越远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今日的阳光很暖,也是景乔此生最后一次感受到它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……   

    哗啦哗啦,是锁链的声音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里没有光,也没有人,坚固的墙壁围成牢笼将里面的人堵死,景乔窝在角落,用满是伤口的手指寻找着并不存在的缝隙。

    

    鲜血从她的手腕蔓延到整条手臂,接着它们蜿蜒而下,在地上凝成一小滩液体,当脚步声靠近时,景乔开始发抖,她感受到有人蹲在了她的身侧,用手指抚过她的脸颊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乔乔,哥哥来看你了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安静的空间中传来女孩压抑的抽泣声,接着她感觉那只手落在了她的脖子上,那人沉默了良久,最后凉笑着说道:“哥哥差点忘了呢,乔乔早就不喜欢哥哥了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手指收拢时,景乔发出痛苦的呜咽声,每当景琰到来时,她都要忍受着这种折磨,放弃抵挡后她紧闭上眼睛,其实每当景琰掐着她时,她都想让他赶紧掐死她。

    对她而言,死亡,才是真正意义上的解脱。

    

    自从被关入重型监狱后,景琰几乎天天来看她,他会对她说很多话,还说只要她肯听话,他可以考虑放她出去。

    可景乔真的是太怕他了,每当他靠近时她都会忍不住发抖,最悲哀的是,她知道自己有多恨他,恨他毁了她的眼睛,恨他夺了她的声音,更恨他将她关入这无边黑暗中,永远见不到光明。

    

    景乔唯一一次将恨意发泄出来,是想和景琰同归于尽。

    

    当时景琰正帮她梳理长发,她忽然的转身扑向他让景琰没反应过来,直到他察觉到景乔的意图后,他才将人挥开,接着他的黑暗中站了好久,平淡的问她:“乔乔,你这是想杀了哥哥吗?”

    

    景乔当然想杀他,她想掐住他的脖子撕咬他身上的每一处皮肤,她恨他恨的快将自己逼疯了,后来她听到了景琰的叹息声,他在她面前蹲下身子,有冰凉的液体打在她的手背上,景乔感觉景琰将她的手按在了他的胸口上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哥哥这里好疼,疼的都快喘不上气来了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景乔因为情绪不稳剧烈的喘着气,她下意识就想下狠手抓下去,然而手还没使力就被一只大掌按住,指尖的力道在一点点收拢,在她痛呼出声时,景琰一字一句道:“可你感受不到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你永远都感受不到,我这里会有多疼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那一天,景琰将景乔的手指一根根折断了,女孩的尖叫在寂静的空间回荡,景琰出来时脖颈处带着深色的指痕,他被景乔掐过的位置到现在还疼的厉害,石门闭合,锁住那一室的幽冷。

    

    其实当他将她关入重型监狱永不见天日的时候,没有人知道,其实他自己也在黑暗中。

    甚至他在的黑暗空间要比景乔所在的地方还冷还压抑,可他能在黑暗中陪着景乔,而景乔却不肯走入他的世界,温暖他一分一毫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你真的……这么恨哥哥吗?”

    

    后来景琰来的次数少了,没有景乔的陪伴,他在孤寂与虚无中也一次次的加重黑化,他能感觉到自己感情的流失,他开始变得残暴嗜血,渐渐地,他也控制不住自己对景乔的态度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其实景琰每一次去看景乔,都是自己最黑化也最脆弱的时候,他企图从景乔这里得到温暖,可景乔给他的只有害怕与恨意,当他彻底失望的时候,他亲手结束了景乔的生命,血流了一地,后来景琰将她葬在了雪鸢花下,景琰用她的血浇着每一束花,耳边是谁的哭泣声,景琰垂眸轻轻笑着……   

    笑着笑着,他的心就彻底死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……”   

    景琰做了一个梦,在梦中他看到自己第一次杀人时,他最爱的‘乔乔’正躲在树丛后面,满目畏惧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他还梦到,从那之后他的‘乔乔’就开始逃避他,她不肯听他解释,看他的眼神越来越厌恶,明明他们彼此是最亲近的人,可他的‘乔乔’却宁可一个人,也不要他了……   

    既然她不要他了,那不如,就让他彻底毁了她吧。

    

    毁了……她。

    

    景琰醒来时,优德娱乐网址:对上一双明亮的双眸。

    猫一样的姑娘此时正趴伏在他的胸膛上,看到他猛然睁开眼睛时被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用指触了触景琰的眼睛,乔乔疑惑道:“哥哥是做噩梦了吗?”

    

    温热的体温暖化景琰冰凉的身体,直到这一刻他才感受到一点真实。

    深呼了一口气,他拥着人紧紧抱入怀中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是啊,只是一场噩梦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还好……只是噩梦。

    

    全文完。

    

    (全书完)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申博官赌场 菲律宾太阳城最高返点 名人总盘客服 凯发立即注册 88必发天天返水3.0%
优游游戏手机版 c罗足球过人 滨海游戏客户端 手机时时彩平台注册 太阳城电子下注
香港生财有道图库 大发真人国际 百利宫娱乐 菲律宾申慱太阳城最高返点 澳门金沙美女荷官
88游戏游戏在线 天下足球2014大电影 太阳城申博下载官网 摩斯国际摇钱树 微信充值中心